投到30多位教授,押中AI赛道,联想创投有何秘笈?
2022 01/15

LENOVO CAPITAL

风险投资(VC)是创新经济的重要推动力,这一点早已成为全球的共识。而作为一种不同于传统风投机构(Independent VC)的组织形式,企业创投(CVC),凭借着自身独特的价值主张,在助推中国经济的过程中发挥出极为重要的作用。

联想创投集团(Lenovo Capital & Incubator Group)正式成立于2016年,短短5年就成为中国CVC行业的一个标杆。2021年3月,全球市场研究分析机构CB Insights发布《全球CVC报告》,联想作为中国唯一的代表跻身全球CVC十强。2021年9月,联想创投入选创业邦”中国最受赞赏的早期投资机构” ——一份由200位中国资深的投资家投票完成的榜单。

文章来源:创业邦

ID:ichuangyebang

2018年,创业邦与包括联想、小米、腾讯、在内的众多中外大型企业投资部门共同发起了企业创投联盟(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 Alliance),共同探索CVC在中国的发展机遇。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担任本届联盟的联席理事长。

在刚刚结束的“2021中国企业战略投资峰会暨金鸡湖聚合大会”上,创业邦CEO南立新女士与联想创投总裁贺志强进行了一场深度的交流。

贺志强谈到:

  • 联想创投80%投向早期科技,20%不设边界,也不设阶段;
  • 被投企业会变成联想未来科技的探路者,也会构建起围绕联想、围绕IT未来的庞大硬核科技生态;
  • 投资教授,要建立信任,技术方面的共情能力是一定要有的;
  • 并购是科技创投的必然,不是所有人都能自己做成一家独立的上市公司;
  • 每年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我们只要做好基本动作就可以了;
  • CVC已成为先进企业标配,未来将一起探索构建产业的国家优势;

以下为南立新与贺志强的对话(由创业邦整理):

南立新:联想创投很早开始布局AI赛道,投资过寒武纪、思谋科技、旷视科技等上市公司和独角兽企业。当时,你是怎么看到未来产业趋势的?

贺志强:我在联想研究院做CTO的时候,每年都会用三个月的时间,与全球研发体系一起讨论未来技术发展趋势,我们把这个研讨称为Lenovo Technology Outlook(LTO,联想技术展望)。

我们每年都会有比较重要的发现,有的时候是大发现,有的时候是具体趋势。比如,2006年,我们就认为手持计算、移动互联网是未来的趋势。那时iPhone还没有发布,联想开始做智能手机。联想乐Phone是中国第一台真正的智能手机。

2015年底,我兼做联想CTO,在LTO研究时发现了智能互联网的机会,其中包含了物联网、边缘计算、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也就是联想目前业务中的端、边、云、网、智。这些技术会给各行各业带来变化。

从2016年联想创投成立起,我们就专注在产业互联网方向上,围绕着端、边、云、网、智,投资赋能各行各业的核心技术。

80%投资早期科技,

20%不设边界,不分阶段

南立新:联想创投现在已经进入收获期,年初为母公司贡献了5亿美元的回报。除了把目光放长远外,有没有思考过未来如何继续保持这么好的业绩?

贺志强:这也是我正在思考的问题。

我们成立之初就把自己定位成早期科技的投资者。从那时开始,我们就坚决投资产业互联网,投资硬核科技。

我觉得我们的选择非常幸运,主赛道非常明确,就是智能互联网:用物联网、边缘计算、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这些核心技术去赋能各行各业。

同时,我们以更广阔的视野来看待IT的未来,不受限于联想目前的主营业务。我们80%的投资放在早期IT科技上,另外20%不设边界,也不限制阶段。所以,我们才在早期投资了蔚来汽车,在800亿估值时投资了宁德时代。我们用投资推动联想和IT未来不断融合。

作为企业创投一定要解决的问题是战略布局和财务回报如何权衡,我们认为财务回报是基础。

元庆(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也很鼓励我们这样做,因为这些被投企业会变成联想未来科技的探路者,也会构建起一个围绕联想、围绕IT未来的庞大硬核科技生态。

另外,在财务回报的基础上,我们也不能忘记初心。我们本身是企业创投,我们的投资是为了联想的未来,通过投资构建出与联想紧密融合的大生态。同时,被投企业反过来也会赋能联想,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双向赋能。

现在联想的端、边、云、网、智,还有3S战略的落地,就在和被投企业合作,而且越来越多。当然得到健康回报的重点,主要还是坚持刚才提到的几个CVC定位。

南立新:联想会不会未来深入某些新的垂直赛道?届时,联想创投会怎么和母公司配合?

贺志强:肯定会的,比如我们和寒武纪、第四范式,都是从两年前开始合作。联想用寒武纪的AI处理器,结合第四范式的人工智能平台,打造出了AI一体机,在联想和第四范式的渠道合作销售,营业额每年都在增长,去年已经上亿了。

南立新:典型的多方共赢。

贺志强:对,非常明显的共赢。

还有一个例子:我们带着联想的团队和几家被投企业一起,向某地的传统行业推广数据智能,效果也非常好。比如工业机器人,传统行业企业非常需要,联想的被投企业提供解决方案。

南立新:相当于联想牵头被投企业,形成了一套解决方案。

贺志强:是的,而且是完整的解决方案。

南立新:对于被投企业而言,这确实是很重要的帮助和赋能。

贺志强:联想自身也从被投企业得到了赋能,其实是双向赋能。

南立新:刚才你也提到了,联想创投对医疗健康、电动汽车这些赛道也做过投资和布局。你觉得未来3-5年,这些产业会对联想的主业带来哪些影响?

贺志强:我们投新能源汽车,根本原因是我们认为汽车是未来最大的计算平台,而且是跑在路上的计算平台。

联想的业务有PC、手机、服务器、云计算,本身就是做计算赋能各行各业的。我们投资的汽车相关的企业,如芯驰半导体、寒武纪、黑芝麻,也都是和计算有关的。

我们在医疗行业的投资,也都是以机器人、AI计算赋能医疗为主。比如用AI研发药物,对算力要求很高,联想是全球第一的高性能计算厂商。AI怎么赋能医药行业?机器人怎么在数字化医疗中发挥更大作用?这些都是和计算有很大关系的。

投资技术的两个核心:

清晰定位,自下而上

南立新:刚才你讲到联想创投的定位是早期科技投资,会有多早期?有天使投资案例吗?

贺志强:我们投过很多天使投资项目。比如爱博医疗机器人,做心脑血管的手术机器人,是一名从日本归国的教授创立的。

现在做血栓手术,医生都是穿着铅衣,在CT机旁操作。但工作环境辐射很强,而且铅衣很重。一台手术几个小时下来,大夫都受不了,脱了铅衣全身湿透,动都不能动。这种环境下怎么保证医生一直有精力把手术做好?

爱博的手术机器人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医生未来可以坐在外面,不用坐到CT边上,就跟操纵机械杆似的,操纵手术机器人去做手术。这样医生的负担就轻松了很多。

还有我们投资的锐思智芯。我一直认为不能以人的视觉来理解机器视觉,机器视觉一定会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锐思智芯专注机器视觉领域,对运动捕捉就非常专精,只捕捉动点的变化。

他们的技术可以每秒捕捉到1000帧高清画面,拍摄1分钟的画面,可以拉长到50分钟、1000分钟。这在很多领域,包括自动驾驶领域,都是很有应用价值。

南立新:投资这些天使轮项目的时候,团队是不是也很小?

贺志强:好多都是拿着PPT,公司都还没有成立。

南立新:看不懂技术的话,做出投资决策是很难的。

贺志强:投技术的核心有两点:首先要知道找什么样的技术;然后要从下向上。大家都会说这个技术不错,但更重要的还是自己要有非常清晰的投资战略。

南立新:你是怎么从全球找到这些优秀教授的?有没有秘诀?

贺志强:没有秘诀。投资其实相当辛苦。比方说我们要投资视觉感知和医疗机器人,那接下来就有很多事情去做,可能会找创业邦介绍一些项目过来,另外也会在朋友圈里找人介绍。FA(财务顾问)也很重要,他们也会推荐过来一些。

比如我们投资的轻舟智航。本来我们是去硅谷参观,在那认识了于骞。中国当时做自动驾驶的团队都是从百度出来的,还没有像他一样,在Waymo做自动驾驶的,那我们无论如何也要给他先投一轮天使轮。

投资这个行业其实非常辛苦。你首先要选定赛道,之后还要找项目——从全中国、全世界找这个行业里最好的项目。

南立新:找到之后会帮助他们搭建团队吗?

贺志强:我们给被投企业推荐了很多HR、销售、财务岗位的人。

投资教授没有秘诀,

用技术共情力建立信任

南立新:过去几年,你投资了三十多家教授创业创办的公司。有没有总结过这些教授办公司的特点?你觉得他们成功的条件是什么?

贺志强:教授创业的好处非常明显。在一些硬科技行业,很多教授都在相关学术领域里耕耘了十年、二十年。我们投资的很多教授,也都是在细分领域中全球知名的科学家。

但挑战也有。首先,看这个技术是不是到了商业化的时间点。有时候技术很好,但时机太早,没有办法商业化。

另外,看有没有合适的团队,看这个教授能不能做CEO,或者能不能通过搭班子的方式把一家公司运作好。这两个问题都是比较有挑战性的。

南立新:通常有多大比重的教授会自己担任CEO?组建团队的话,这些团队通常都是什么类型的?

贺志强:成功案例有时候不能复制,但总体来看,教授全身心投入到创业里是很重要的。

大部分教授会担任董事长,然后找到一个好的CEO,搭起来一支好的班子。我觉得这种团队还是挺好的。

南立新:我看很多教授特别喜欢找自己的学生来经营公司。

贺志强:很多学生其实没有企业经营经验,这样就考验选人了。如果选到一个好的学生来做CEO,他的智商、情商都很高,学习能力也很强,可以搭出一个班子来,这样的团队大多经营得不错。

还有一种是教授从外部找人,特别是从他的学生里找有过企业运营经验的,这种团队也特别好。当然也有通过朋友,纯粹从外部找合作伙伴的,但因为建立信任需要过程,这种团队磨合会难一些。

南立新:整个团队运作起来,信任还是很重要的。

贺志强:非常重要。而且教授们做的都是深科技,可能他的学生对科技的理解会更好,毕竟大家算是同行。

南立新:听上去有过创业经历,或者有公司运营经验的学生,跟教授一起创业,是比较完美的组合。

贺志强:对。

南立新:股权分配方面有没有比较好的案例?教授和CEO,谁拿股份多一些,公司成功率会比较高?

贺志强:无论教授也好,CEO也好,谁占大股的情况都有,可能需要具体看双方在企业中扮演的角色。比如一些企业中,教授是执行董事长,股份就比CEO要高一些;另一些企业主要是学生作为CEO在经营,那作为投资方我们会建议,多分一些股份给学生一些。投资人要发挥作用,协调大家能有一个合理的股份比例,这点很重要。

南立新:所以还要找到一个好的投资人,可以给到他们很好的建议。

贺志强:而且投资人也要和教授建立信任,不然有些话没法说。

南立新:你是怎样和教授们建立信任的?

贺志强:首先你得懂技术,你要跟人家谈得来。大家能在技术语言上有交流基础,然后再逐渐建立信任。

另外,从我们的经验来看,绝大多数的教授都是非常开明。投资的时候协商教授释放一定的股权给CEO或者团队,绝大多数都能谈得通,也做出了实际调整,都做得挺好的。但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建立信任。

南立新:不过,懂技术语言这件事还是不太好学。

贺志强:是,但建立信任,在技术方面共情的能力是一定要有的。

并购将成科技创投趋势,

客观看待价值最大化

南立新:北交所刚刚成立。你认为北交所对这些被投企业的未来能发挥什么作用?

贺志强:科创板刚设立的时候,我就非常看好。对于北交所,我也是同样的观点。

我们投资的珠海冠宇今年就上了科创板,思特威也已经过会,他们都是非常好的AI、半导体企业。

南立新:但是上市企业的数量总是有限的,很多企业可能上不了北交所。未来整个科技创投领域会不会出现大量的并购?

贺志强:这是必然会发生的。我们投资了一个以色列的基金,刚刚过会。这支以色列基金自己就很清楚,他投的企业大部分都会被并购。在美国也是,尤其是在to B领域,被并购是非常好的退出方式。

我们最近专门成立了战略投资和生态建设部门,主要是针对我们的被投企业,在价值最大化方面做一些工作,其中就包括协调上市企业和被投企业、被投企业之间,还有联想和被投企业之间的关系。

价值最大化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不是说所有人都能自己做一家独立的上市公司。这个现实我们必须客观看待。

CVC已成先进企业标配,

还需携手构建产业的国家优势

南立新:作为企业创投联盟的联席理事长,你对国内其他科技公司的企业创投工作有没有建议?新的一年有哪些期望?

贺志强:建议不敢当。现在总体上感觉,互联网开始到今天二十多年,产业变革特别快,CVC已经是很多先进企业的标配了。

5年前企业做创投还没有这么普及,但现在已经非常明显,CVC成了CEO和管理团队对未来布局和展望的重要能力。

另外,现在优秀企业的资金也非常充沛,我认为随着CVC成为标配,创投生态圈会更加丰富。

其次,CVC是有非常独特的优势的,尤其是在比较大的企业里,都会有自己的资源。

比如联想的供应链,年采购额3000多亿,有2万多名工程师,每年有100-200亿元的研发投入。有的互联网公司则在数据上有优势,能提前洞察市场的动向。这些优势让我们在对科技项目的判断上,有着独到之处。

CVC的优势是双向赋能,我觉得这是能促进被投企业发展的,在未来的并购方面非常具有价值。

至于对新一年的期望,我希望CVC之间能够多合作,能够发挥自己优势,不仅仅实现战略目标,更能实现产业理想,一起探索怎样在某些产业领域里,真正构建出中国的国家优势。

中国现在可能会在一些细分领域中出现顶尖科技企业,比如AI和医疗健康,这是我特别希望看到的。

南立新:有没有联想创投和其他CVC合作的案例可以分享?

贺志强:在投资扶持芯片行业发展方面特别多。比如,我们投资的寒武纪,被很多AI公司采用。再比如思特威,除了联想外,海康威视、小米这些投资者也都在使用他们的CMOS摄像头,形成了非常正向的循环。

南立新:对CVC和VC之间的合作与赋能,联想创投是怎么做的?

贺志强:我们现在做得比较多的就是交流,无论是项目上的交流,还是平时的交流。有些关系比较近的VC也会给我们推荐项目,因为他们投完后,觉得联想投资这个项目也挺好的。我们也会分享最近的项目。

遵循长期主义,

做好基本动作

南立新:临近年底,投资行业有人很悲观,有人觉得乐观,也有人保持中立,你怎么看待未来一年科技创投的发展?

贺志强:做投资往前看一年太短了。其实没有太大意义。

每年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我和团队讲得最多的,是我们把基本动作做好就可以了。

什么是基本动作?就是我们要研究哪里是值得投资的,哪些项目是真正能够创造社会效益的,谁是优秀的创业者,什么事情是我们可以赋能的。比如,要帮忙就坚决帮忙,雪中送炭。

其次,市场肯定有起起伏伏,但这个事情我们左右不了。要相信优秀的企业就算今天从市场上跌下来了,明天也一定会重新上去的。

而且,每隔一段时间,还是会出现奠定未来的主赛道,我们不能错失掉。比如,我们在2016年就要坚决投资产业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边缘计算、IoT。

再比如,和新能源车一样,未来几年绝对会出现能源大变局,它会是综合变量带来的巨大变革,不看不行。

另外,就是思考技术难点。比如协作机器人,投到现在那么火,一年出货只有几万台。现实和我们期望的距离非常大。这就需要我们和行业里的人一起研究怎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如果我们相信21世纪一定是生物医学、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时代,那这一环就要解开,一年只卖几万台,形不成行业。得像汽车一样,一年卖出去几百万台、几千万台。在大的产业变化过程中,这个结如果能解开,就了不得了。

现在大家天天讲的元宇宙,本质上是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怎么构建融合的问题。我们在这个方向上一直在投AR、VR,但回头来看一样有很多技术难点。这些坎儿跨不过去,那元宇宙就不可能变成一件大事。

大赛道和大应用都有大机会,但都有难题要解,怎么把这件事想清楚挺重要的。

南立新:你在投资时,会着重寻找解决难题的公司吗?

贺志强:有很多结是技术上的,但还有很多是和社会、政策高度相关的。有些很明显是创业机会,有些不是,而是大企业或者国家才能解决的问题,这些也要理清楚。虽然我们看到会有大的市场,但有些和创业者是没有关系的。

南立新:学会甄别非常重要,更要长期看待创投和创业的市场,不能短期地只看2022年。

© 2016-2022 Lenovo Capital & Incubator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38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79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