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尚邂逅科技,人人都能成为服装设计师 |「梦想有多远」第8期
2021 10/27

LENOVO CAPITAL

看过维秘大秀的你,见识过虚拟走秀吗?在大气稀薄寒冷、峡谷遍布的火星上,几位带着面具的虚拟模特,身着“数字时装”缓缓走出,一场神秘大秀火星开演!

我们甚至可以大胆畅想,一个“所见即所得”的数字时装世界将可实现:设计师只需设置关键词,即可完成海量设计要素的筛选工作;使用对应面料花纹的图片,即可在线生成3D样衣效果,从而省略高成本的样衣打版环节……CAD建模、仿真渲染、动态模拟等核心技术,正在让时尚变得触手可及,或许不久的将来,每个人都能方便快捷地设计出梦想中的衣服。

梦想有多远,科技去实现!本期对话服装3D数字化领域的专家——「凌迪Style3D」创始人兼CEO刘郴,感受时尚背后的科技力量。

第八期节目主角企业——凌迪Style3D

凌迪Style3D建立了全球首个时尚产业链3D数字化服务平台,公司聚集若干科学家、工程师、设计师和艺术家等国际型人才,今年8月更迎来世界级图形学科学家王华民、针织行业泰斗冯晓天的重磅加盟。目前,凌迪Style3D已在CAD建模、仿真渲染、动态模拟等领域形成护城河,2020年软件加供应链营收超2亿元,年营收增长率达300%。更多干货请点击10分钟精华版视频。

以下为「梦想有多远」第八期视频完整版和对话精选:

点击查看视频

01 虚拟模特Lucy登上火星秀场

陈蜀杰:今年的上海时装周上,凌迪Style3D打造了一个科幻感十足的虚拟秀场范本。如今虚拟秀场正在成为一些奢侈大牌的新宠。相比传统秀场而言,虚拟秀场具有什么优势?

刘郴:虚拟秀场是用数字化的方式,把传统的线下走秀呈现在线上。和传统秀场比起来,它的呈现方式更加多样化和有趣,可以去往一些现实中没有的新鲜场景,用虚拟模特展示数字服装。

它的特点是既可以展示现实中存在的场景,也可以展示现实中不存在的场景。比如,虚拟秀场可以置身于水面上或一座全新的城堡里,由虚拟模特进行走秀。

陈蜀杰:我想了解一些幕后信息,虚拟秀场的打造成本是不是低很多?

刘郴:当然。传统秀场的成本很大程度取决于场地面积、模特数量等,而虚拟秀场、虚拟模特、数字化服装在被设计好后,后续可以重复使用,整体的边际成本非常低。

现在很多大品牌也在打造自己的虚拟代言人,好处在于可以根据品牌发展的不同阶段打造更针对性的形象与个性,让Ta在不同场景里做多种形式的表达。所以,我觉得虚拟人物是一种全新的流行趋势。

陈蜀杰:品牌赋予虚拟人物的价值和意义有时的确更长久,听说凌迪Style3D也有这样一位虚拟模特,甚至还去火星走过秀?

刘郴:对,她叫Lucy。之所以起名叫Lucy,是因为世界上最早叫Lucy的人,是一具古人类化石标本,甚至被认为是“人类之母”。在我们看来,时尚行业之前大规模使用虚拟模特的情况比较少见。

在如今的科技时代,我们希望Lucy走出地球,走进宇宙,于是把Lucy的首秀安排在了火星。火星的自然地貌、大气环境与地球非常不同,在走秀中的数字服装表现力和在地球上更是完全不同……根据这些特殊属性搭建好火星秀场后,我们让带着面具的Lucy走了一场科幻大秀。

02 数字时装的秘密武器——CAD建模、仿真渲染、动态模拟

陈蜀杰:虚拟模特、虚拟秀场等华丽的视觉享受背后,其实是相关技术的不断磨砺。在数字时装行业,凌迪Style3D掌握的核心技术是什么?

刘郴:做任何一款数字时装前,首先要有数字化面料和数字化版型,然后进行3D仿真和渲染,最后输出视频。从技术层面来说,核心主要在于CAD建模、仿真渲染、动态模拟这3部分。

陈蜀杰:这些核心技术的应用,应该是一个“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的过程。我们设想一个现实场景,设计师设计好手稿后,要想达到数字时装的柔性仿真效果,应该如何操作?

刘郴:有多种方式。第一种方式,如果手稿是依据3D廓形设计,设计师可以直接进行在线设计,比如换不同的面料和颜色、加不同的部件和辅料等;第二种方式,如果手稿已经出了一些纸样,设计师可以通过在线3D缝制直接把衣服样板制作出来,也就是“数字缝制”出这件衣服,然后去做仿真,再根据效果做渲染。

如果设计师既没有完成3D廓形,又没有形成纸样,那么我们首先要完成制版。因为凌迪Style3D的数字时装要求“所见即所得”,我们必须保证这个款式能够生产出来,所以要依靠可生产的制版,去进行生产前的过渡和连接。

陈蜀杰:现在我们经常聊到人工智能,那么人工智能将可以如何进行干预?

刘郴:根据设计师的手稿,人工智能首先会判断衣服的风格、廓形、面料等,然后在已有的3D廓形库里快速寻找、调出类似模块,供设计师进行选择和改版,基本很快就能做出设计师期望中的数字时装。

从本质来说,无论是版型师还是设计师,都可以理解为一个专家系统,他们依靠自己的专业能力,根据美学等大量信息的集成,来输出设计手稿。

人工智能也是一个专家系统,但它很难代替人类设计师,当我们为它提供一定的边界和约束条件时,部分事情才变得可行。比如设计某种风格的时装时,人工智能可以通过数据优势来筛选关键词、快速打样等,帮助设计师完成一些设计以外的工作。同时也让设计师能够更专注在创意上,至于那些常规性工作,就交给计算机或者数字化程序去做。

03 艺术+科技:数字如何解构时装?

陈蜀杰:仅面料这一领域的数据量就浩如烟海,在数据处理方式上,凌迪Style3D有没有得出一些秘诀?

刘郴:面料有不同的肌理、组织和结构,确实浩如烟海。站在专业角度,可以把它分成两大类——一类叫“面料的光学属性”,也就是它表面的肌理,比如缎纹效果或者凹凸效果;另一类叫“面料的物理属性”,体现在面料的垂感、被风吹起来的动态等。

对于“面料的光学属性”,我们可以用拍照或扫描的方式把表面肌理数据收集起来,同时经过凌迪Style3D的面料处理软件,把普通的面料变成数字化面料。

对于“面料的物理属性”,我们是以计算机枚举法为基础,然后进行微调,比如面料是180克的针织汗布,它有32支纱线,这些本质元素和制造方式是固定的,设计师在这个基础上进行颜色、印绣花等处理,让它变得截然不同。

陈蜀杰:凌迪Style3D服务的面料供应商非常多,他们的数字化方法是什么呢?

刘郴:有2种方法。一种是面料商生产出面料后,我们对它进行数字化处理,处理完后再和现实面料做一一对比,直到没有问题;另一种可以不用生产,面料商通过CAD软件做出各种各样的面料花纹模块,然后直接导入凌迪Style3D的系统就好。

现实中如果要求面料商染100种颜色的样料,非常浪费和不环保。可以直接用计算机把这些颜色通过数字面料来显现,并且给客户展示的是高度仿真的效果,等客户下订单再生产。这个过程甚至无需把这些颜色打印出来,是真正的敏捷、环保和可持续。

陈蜀杰:凌迪Style3D通过数字化的方式,把一块普通面料解构成可以千变万化的数字时装要素,为设计师提供了天马行空的想象空间。

刘郴:对,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基于标品的非标品”。

首先,当面料的纱线、制造方式等是标品时,经过裁剪、印绣花等处理后,它会变成非标品。这些非标品大部分是装饰用的,完全可以通过数字化二次设计的方式实现,所以它可以用计算机枚举。其次,当大量的设计要素(辅料、纽扣、版型等)被数字化处理后,它可以无限组合,变成一个非标品。

最终,这些面料数据都会沉淀在凌迪Style3D的数据库里,供设计师快速选择和应用。

04 未来人人都能成为服装设计师

陈蜀杰:凌迪Style3D的数字化工具为面料商、制造商等企业客户实现了降本增效,但除此之外,是不是还存在更深层次的价值?

刘郴:我们现在有面料商、制造商、品牌商等客户,数字化工具体现了极强的网络属性。比如品牌商使用凌迪Style3D的数字化产品后,会推荐他的面料商、制造商都来使用,所以我们目前在积极构建网络生态。

网络构成的价值是巨大的。首先,设计师们可以直接在里面找到版型、面料、辅料、色彩、流行趋势等设计要素;其次,未来可能全球的设计师都会在上面进行创意设计。

陈蜀杰:当更多的设计师或者设计需求涌进网络,意味着数字服装的版型选择需要更精细和全面,凌迪Style3D目前的数字化产品能够覆盖大量版型需求吗?

刘郴:坦白讲,“Fitting”仍然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我们也在不断努力攻克它。目前,凌迪可以用模特编辑器模拟出各种各样的模特,调整模特的身高、体重、胸围、腰围、肩宽、臂长等,也可以体现不同的人种和年龄。

在模特符合需求的基础上,我们再去看它的Fitting效果,由于存在力学关系,所以凌迪Style3D的软件还可以看到数字时装的力学效果。

陈蜀杰:当凌迪Style3D的技术和服务一步步进阶,是不是一些热爱时装的个人,也可以通过这个软件去创作?

刘郴:一定会的,这只是时间问题。目前凌迪Style3D的软件主要面向B端市场,有一定的使用门槛。未来,当凌迪Style3D的用户量、数据量足够多时,这些门槛会大幅下降,让一些和您一样有审美、喜欢时装的用户,可以独立设计自己理想中的衣服,然后通过系统进行结构化、数字化处理。

05 牵手联想,共同赋能服装产业数字化

陈蜀杰:您属于既学过纺织,又学过计算机专业的跨领域人才,通过创业将二者进行了成功的融合,有什么心得可以分享?

刘郴:我本科学的是纺织面料,后来做了20年服装,根据这么多年的经验和行业理解,我选择用算法思维来抽象思考服装行业,包括我读计算机专业,里面最核心的也是算法。我从“要解决的问题、如何提炼算法”等角度来思考,慢慢就把服装行业的痛点拎出来了。

在纺织服装产业链里,设计研发数字化是最重要的环节。只有这个环节实现数字化,下游才能做制造、上游才能用数字化手段售卖。那么这个环节应该怎么实现数字化?要用物理仿真的手段去做数字孪生。

陈蜀杰:对服装产业链上的许多传统企业来说,数字化升级可能是个道阻且长的过程,根据您的经验,传统企业进行数字化升级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刘郴:是人的观念问题。首先,一些设计师甚至企业老板的数字化意识比较淡薄,他们觉得“传统方法做得也挺好”。但现在,大家慢慢意识到数字化是未来,所以也愿意去拥抱。

解决观念问题以后,要解决技能和人才问题。这里面有2个瓶颈:一是技术问题,如果能够通过技术把数字化产品的使用门槛降低,便于用户更加简单快速地使用,那么行业门槛就下降了,所以凌迪Style3D在不断迭代技术;二是大量行业从业人员需要数字化培训,凌迪Style3D现在跟服装设计与工程的各大高校、职高、中专等教育系统都有深度合作,希望培养新一代从业者的数字化意识和技能。

陈蜀杰:联想也在坚定赋能制造业的智能化变革,与凌迪Style3D是不是有一些合作空间?

刘郴:合作空间非常大。联想是中国排名第一的IT和数据服务提供商,本身是在做一件行业数字化的事情,我特别希望联想能够运用强大的硬件和服务能力,赋能中国的中小服装企业。

不仅在硬件方面提供实用、低成本、高性价比的硬件,同时提供更好的数据化服务,和凌迪Style3D的3D数字化建模服务结合在一起,为中小企业提供一个高效、高性价比的一体化解决方案,助力中小企业低成本、快速地完成数字化转型,真正帮服装行业做到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

06 Vision:中国柔性体仿真工业软件风靡世界

陈蜀杰:您之前在欧洲创业做服装也很成功,为什么决定回国,重头再创一次业?

刘郴:当时其实是受到国内创业大潮的感染。祖国的发展日新月异,每天都有新的商业模式、技术得到商业应用,我特别激动,所以选择回来。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纺织品和服装生产基地,有雄厚的产业基础,产业互联网的核心是相关工业软件,目前,在通用软件领域,我们跟西方还有差距,但是在一些特定产业领域的工业软件上,我们可能是引领世界的。

陈蜀杰:加入创业大潮至今,凌迪Style3D已经有了不俗的表现。面向未来,您的Vision是什么?

刘郴:我希望凌迪Style3D的柔性体仿真工业软件,未来成为国内服装行业的数字化基础设施之一,高效、低成本、快速地做到柔性体仿真和建模。从一款中国的工业软件,成长为全世界的工业软件,甚至成为全世界柔性体仿真的工业标准,为全球数字化贡献中国力量和中国智慧。

© 2016-2019 Lenovo Capital & Incubator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38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79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