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联想创投宋春雨:CVC 2.0模式下,联想创投践行的投资之道
2021 07/26

LENOVO CAPITAL

2021年是CVC(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企业风险投资)进入中国的第23年。

虽然起步相对较晚,但近年来中国CVC快速崛起,不论投资规模还是市场表现、影响力,丝毫不亚于传统风险投资,甚至开始占据越来越主流的位置。

而联想创投无疑是一个很典型的代表。这家被称为联想集团“灯塔”的机构在过去五年交出了一张漂亮的成绩单:投资近200家高科技企业,斩获10个IPO,投出40家独角兽企业,被投企业名单中不乏宁德时代、寒武纪、蔚来、旷视科技、浙江中控、比亚迪半导体等明星公司;仅2020年就新增投资项目38个,总计出手近60次,当年二季度为集团贡献投资收益突破1亿美元(约合6.92亿人民币),上半年累计投资收益达1.7亿美元。客观来说,这项成绩与市面上大部分VC、PE机构相比也是毫不逊色。

联想创投究竟采用了怎样的打法,在短短几年时间就实现了“弯道超车”?作为一家CVC,如何平衡财务投资与战略目的之间的关系?看似“天马行空”的布局背后,又沿着怎样的逻辑在进行布局?近日,《每日经济新闻》专访了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高级合伙人宋春雨,他为我们分享了对于这些问题的看法与洞察。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李蕾

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高级合伙人宋春雨

01 常青基金的属性

在行业内,联想创投与不少被投企业的故事一直被大家所津津乐道。

例如,2011年联想创投就参与了旷视科技的天使轮融资,并耐心陪跑了十年,伴随这家公司一步步成长为行业的领军者。再比如,在今年上半年的一次专访中,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罕见地对两家机构投资者表示了感谢,其中一家就是联想创投。

“十年陪跑”的故事体现了与传统VC、PE相比,CVC通常具有资金来源更稳定、存续周期更长的天然优势,在市场环境变化中也表现出更强的抗风险能力。正因如此,很多产业CVC被视为长期资本和常青基金(Evergreen Fund),并不以纯财务回报作为唯一目的。以联想创投为例,宋春雨表示除了财务回报,被投企业发挥的战略协同作用也非常重要,“我们叫做联想集团的生态链企业”。

关于蔚来的故事则体现出联想创投作为CVC的另一大特点,那就是做“雪中送炭”型的机构。2019年下半年,蔚来遭遇危机、股价跌入谷底,合肥政府出手力挽狂澜,将生死边缘的蔚来拉回正轨。但在这条明线背后,则是由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亲自带队,包括联想创投总裁、管理合伙人贺志强在内的多位联想创投高管与李斌团队多次复盘、总结,并在关键时刻坚决推荐李斌去了合肥,才有了后来合肥政府向蔚来出资百亿元、后者摆脱危机市值屡创新高的故事。

“我们当时判断,首先蔚来汽车所有的理念在车的设计上全是对的,它出的问题是在经营上,也就是资金等方面。第二,当时它的市值被严重低估了。在整个市场中,只有产业资本才能做这种动作、在关键时候帮得上忙。因为我们是产业资本,所以对企业的经营问题能够看得懂、敢‘救’。也正是因为我们是长期资金的陪伴,愿意在阶段性承担这个风险,才能完成这一系列、只有产业投资人能做出的动作。”

02 CVC 2.0生态体系下的投资实践

宋春雨所谈到的这些,其实也是联想创投提出的“CVC 2.0”的具体表现。

作为国内最早一批开始从事CVC投资的机构之一,联想创投从自身的实践出发并创新,打造出了一套CVC 2.0模式:首先,联想创投的管理运作和决策链路像财务VC机构一样,更加专业、独立和灵活,这体现在联想集团公司管理层不会干预项目决策,同时管理模式投委会、中后台等齐全。

其次,联想创投在投资大方向上与母公司战略一致,但不拘泥于当前业务,而是以更前瞻的目光布局未来创新。

宋春雨介绍,在联想创投CVC 2.0的理念下,投资方向上其实并未明确设限,大约有80%聚焦在核心科技,永远有20%会投入到未来最有想象力的领域当中。“我们把投资分为三个级别:第一级是必须要有良好的财务回报,第二级是服务于联想集团当期和未来的生态布局,第三级则是要投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公司。”

他打了一个比方:如果用两个圆来比喻联想业务和IT的未来,联想创投的目标是通过投资让这两个圆越来越近、交集的部分越来越大,做到极致甚至会变成同心圆。“所以联想创投还有一个使命就是联想集团对未来科技的雷达。我们不会只盯着集团的现有业务去投,而是通过被投项目拉动联想集团向未来科技进行引导。所以联想创投与被投企业之间其实是一个双向赋能、甚至后者反哺联想的作用,这也是我们一个非常独特的实践。”

第三,与传统CVC往往对被投企业有着更强的控制欲、更多的话语权诉求不同,联想创投CVC 2.0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在生态上不站队,对于被投企业做到“只帮忙不添乱”。

在宋春雨看来,联想创投投的是核心科技,未来工程师创业的时代即将到来。这家机构一直坚持在前瞻性领域进行积极布局,无论是最近比较火的“AlphaFold”预测蛋白质结构,还是国产化替代的半导体,抑或快速回暖、进入爆发“前夜”的AR/VR领域,联想创投都已经涉足其中。宋春雨坦言,联想创投投资技术赛道的期限是面向未来5~10年,“实际上是跨度非常大的未来科技”。

03 独特的三级生态联动体系

在采访中,联想创投独特的三级生态联动体系也为每经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所谓“三级生态联动体系”,主要包括了三大部分。首先是全员联动层——成员企业解决方案信息库,也就是联想创投的成员企业白皮书2.0。通过这一解决方案,联想创投建立起日常对接机制,为深入生态共建打下良好基础。

其次是资源赋能层——产品、市场、客户、平台全链打通的资源赋能平台。这也就是宋春雨提到的“双向赋能”,一方面通过促成联想集团向被投企业助力,在此过程中,被投企业也从技术创新、战略发展、企业文化、生态建设等方面为联想集团下一步发展起到积极促进的作用。

第三则是商业落地层,也就是去年开始启动的“科技产业行”活动,将政府、联想集团、被投企业、行业客户联合在一起,加速科技在产业的赋能落地。

通过这些举措,联想创投做的很多事情其实已经超越了传统投资机构的“投后服务”范畴,并且借助背靠的联想集团,逐渐形成了一个富有活力的生态圈,为被投企业提供赋能服务。

此前在谈到2022财年和未来五年的规划时,贺志强曾表示:“最核心的策略是未来三年,联想创投能够为集团带来更稳健的财务回报。同时更好地支持集团智能化转型战略,聚焦主营业务支持和联想生态建设,更加坚定地强化2.0时代的CVC定位。也希望被投企业能够外生内化,成为联想生态的一部分,甚至是成为联想的核心业务,为联想智能化转型做出更大的贡献。”

© 2016-2019 Lenovo Capital & Incubator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38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79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