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VC 2.0时代,联想创投与被投企业实现“双向赋能”
2021 06/01

5月27-28日,创业邦2021DEMO WORLD 世界创新峰会在上海·中国船舶馆全新亮相。2007年以来,由创业邦打造的DEMO CHINA创新中国春季峰会连续十三年为高成长企业创新搭建高规格交流平台,已经沉淀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创新峰会之一。

今年,DEMO CHINA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升级为DEMOWORLD世界创新峰会——大企业创新与创投生态峰会,将与参会嘉宾们共同探寻各行业发展的新机遇与新风向。

在峰会第二天,联想创投集团董事总经理、首席营销官陈蜀杰就《CVC 2.0时代,大企业与创新生态双向赋能》主题与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企业创投联盟联席理事长贺志强,安想智慧医疗创始人兼CEO林林,耐德佳创始人兼兼CEO程德文,京微齐力CEO王海力展开了对话,犀利观点如下:

1、贺志强:未来IT的发展与公司现有的业务并不是完全重合的。我们通过CVC2.0模式,以投资和孵化的手段,更前瞻的目光布局IT未来的创新。同时,融汇联想全球资源推动成员企业发展,构建网状竞争优势。目前在业务、创新、文化、战略等方面,形成一种“双向赋能”的创新发展模式。

2、林林:基于联想巨人的肩膀,使得我们看准一个方向后能够快速行动把这件事情做好。

3、程德文:我们最终选择联想创投,不仅源于联想在智能产品上的领先地位,从供应链角度来考虑,对于我们AR产品的量产制造,也都有着非常大的帮助。

4、王海力:芯片本身是一门基础学科,联想提出的“端、边、云、网、智”五大战略背后都需要芯片作为底层支撑。计算作为驱动力,让FPGA的优势得以凸显。

《CVC 2.0时代,大企业与创新生态双向赋能》圆桌对话

以下为对话内容,由创业邦整理:

CVC2.0时代,与被投企业“双向赋能”

陈蜀杰:我们这场对话将从联想创投的角度,让大家更多的了解CVC内部到底是如何运转的,分享我们的经验和感悟,希望对在座各位有一些帮助。首先,请各位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贺志强:大家好,我是联想创投贺志强。

林林:大家好,我是安想智慧医疗林林。安想智慧医疗的公司名称中,“安”代表平安,“想”代表联想。平安作为大股东,我们专注于医疗信息化领域,我们是典型CVC孵化,又被CVC接手做大的一家企业。

程德文:大家好,我是北京耐德佳创始人程德文,也是联想创投的被投企业,公司主要聚焦在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的头戴显示方案,得到了联想的大力支持,非常感谢。

王海力:大家好,我是北京京微齐力的王海力,也是联想投资的一家企业,主要从事芯片行业。现在集成电路是国家非常重要的战略行业,我们特别高兴进入到了联想的战略投资板块。

陈蜀杰:首先请贺总介绍一下,在您心目当中,CVC以及CVC2.0有什么样的特点?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企业创投联盟联席理事长贺志强

贺志强:其实联想创投在2016年成立的时候,当时我们主要想解决两个问题:

1、大企业内部如何孵化新的创新业务的问题。比如,一家600亿美金营业额的企业,新业务的营业额却只有几百万、几千万,这就遇到了新业务发展的难题。

2、寻找未来高增长、高潜力IT产业机会。联想在成立30多年的时候,我们看到一个企业对未来的判断不仅仅要靠自己内部的R&D,也必须通过资本手段探索未来。因此,我们决定通过外部创新投资+内部孵化的CVC模式,去发现IT未来高增长、高潜力的产业机会,同时反馈给公司,探索公司未来创新和发展的方向。

这个是两个非常重要的定位。因为传统大多数CVC都是围绕自己的战略方向来投资供应链上下游企业。任何CVC内部都有很大的压力,因为业务部门会说:你为什么投跟现在业务完全不相关的公司?

我们当时投资以后,也和内部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沟通:未来IT的发展与公司现有的业务并不是完全重合的。我们画了两个圈,一个是公司现有的业务,另一个圈是IT未来的发展,这里面既有重叠之处,也有不重叠的地方。

有了这个沟通之后,我们完全依照未来IT发展方向来做投资判断。所以,从2016年开始,我们的投资主线围绕由IoT物联网、边缘计算、云、大数据、人工智能所驱动的产业互联网。过去几年,我们投了160多家企业都是围绕这条主线。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把被投企业拉入到联想的合作里面,我们和被投企业关系一直是“双向赋能”。联想的品牌、供应链、售后服务等各种资源都可以支持被投企业。反过来,被投企业的创新技术、创业文化也能够赋能我们。

外部投资+内部孵化

共建CVC2.0生态圈

陈蜀杰:新一代的CVC投资不局限于现有业务,更展望于未来战略方向,做更多的融合,拉着两个圈一起往前走。老贺,您当时投资耐德佳的时候,AR还是比较前沿的技术,你当时怎么判断的?为什么就要投这个企业?

贺志强:AR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当时对我们来说就是继PC、手机之后,我们认定AR/VR是未来下一个平台级的机会,因为它第一次实现了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在人眼前的融合。程教授当时是中国AR技术方面最好的研发团队。

陈蜀杰:程总,您当时怎么想的,真正被联想投资以后,又是如何与联想内部业务进行合作的呢?

耐德佳创始人兼CEO程德文

程德文:2016年底、2017年初,贺总约了我的导师,在我们实验室里面摆了几个椅子就坐下来聊了聊。当时,贺总虽然非常看好AR的发展,但也担心两个问题:

一个是,我们团队来自于北京理工大学,从实验室样机到真正能够量产的产品,这中间有一个原型机到工程化再到小批量的过程。另外,我们的技术在国内乃至国际上,能不能达到和持续保持领先的水平。

其实,当时我们接触的投资机构比较多,但我们最终选择了联想创投,就是源于联想在PC、笔记本、手机等智能产品上的领先地位。从供应链角度来考虑,对于我们AR解决方案后期的量产制造,也都有着非常大的帮助。

 

我们从联想学到了很多的经验。我们以前对量产制造的认知相对匮乏,经过这几年一些大项目的历练,我们整个团队也得到了飞速发展。

回过头来看,我们当时的选择也是非常正确的。我们和联想从2016年开始,每一代产品都在合作,取得了非常不错的市场效果。比如,联想研究院上海分院也正在用AR眼镜给大飞机做检测。这其中,AR眼镜的核心光学部件就是由我们来提供的。

陈蜀杰:所以,我们看准了顶尖的科技公司,在早期进入提前布局,通过供应链赋能推动企业成长,利用联想客户的资源,把它推向真正的推向实际应用中去。

贺志强:耐德佳很有借鉴意义,从初创公司变成了联想全球供应链的认证企业,因为得到联想全球供应链认证还是挺难的。这对公司不仅仅是技术的提升,而是整个管理的提升。

陈蜀杰:针对于京微齐力这家芯片公司,联想连续加注三轮投资,您的投资逻辑是怎样的?

贺志强:三年前,我们就开始投资芯片领域。FPGA作为一种灵活、低成本的芯片解决方案,我们在扫描整个行业之后,认为京微齐力是国内技术能力最强的FPGA团队。但同时,京微齐力当时面临一些挑战,最后我们还是选择与他们一起来解决这些问题。

陈蜀杰:海力总,请您谈一下一路走过来的历程,以及和联想有怎样的合作。

京微齐力CEO王海力

王海力:正如刚才贺总所说的“双循环”,这是一个双方赋能的过程。

京微齐力事实上历史比较久,最早2005年在北京成立,发展也比较曲折。在我们遇到挑战的时候,贺总选择了我们,我们感到非常高兴。其实在去年,我听到联想提出“端、边、云、网、智”五大战略部署的时候,我觉得我们的机会来了。

为什么呢?因为芯片学科本身就是一类非常基础的学科,这五个方向的背后也都需要以芯片技术作为底层支持。计算作为驱动力,让FPGA的优势得以显现。所以,我们说联想选择我们正确,我们选择联想更正确。

贺志强:道路很曲折,去年京微齐力把问题解决完之后,现在飞速发展,一年融了三轮。

王海力:我们融了很多轮,因为现在集成电路非常火,特别感谢联想三轮加持。听说贺总每轮都要加持,一直加持到我们IPO,感谢!

陈蜀杰:其实我有一次跟创业者聊天的时候,他提到他们之所以选择CVC,是由于CVC本身做过企业,所以通常有着非常长期的战略眼光,从早期的发现,到发展过程中即便有很多波折和挑战也坚定地雪中送炭,伴随着企业一路走到IPO。

我们聊完了两家被投企业,还有一个非常有特色的点:联想不仅做对外投资,还做内部孵化。林林总所在的智慧医疗从2016年出来时仅10个人左右,已经发展成了如今的500人团队。请您讲讲安想智慧医疗的发展历程。

安想智慧医疗创始人兼CEO林林

林林:企业在创新过程中,发现内部需要通过一些创业的方式来做,最后进行分拆。当时,联想创投作为CVC投了我们,不断成长发展。

当时为什么选择孵化医疗业务呢,其实是由于医疗信息化领域的快速发展,很多公司都已经成为上市公司,但是通过前期调研,我们发现医疗行业仍然存在很多痛点:

第一,医院对HIS系统、对供应商都是不满意的;

第二,医疗信息化技术20年来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第三,国外方案不适合中国国情;

第四,医疗信息化领域非常碎片化,头部公司占有率非常低。

因此,依托于联想大公司的平台、联想创投CVC,就非常适合来做医疗信息化这件事。

于是,当时我就有了创业的想法。当然,想法不能仅在实验室,我们还有一个弯道超车的契机,当时碰到了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陈院长,他的理念深深吸引了我,所以我们两个一拍即合,建立了合作。我们提供信息化技术,温附一提供医疗技术。当时的理念如果放到今天来看的话其实非常质朴,就是用信息化的手段改善医院服务体验。

陈蜀杰:让天下没有排队的医院。

林林:5年前,看病还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所以陈院长的理念加上我们信息化的能力,一拍即合做了这个事。前两年,国家卫健委专门有一个“医院改善服务体验奖”,我们服务的医院每年都有获奖。

但是改善医疗服务体验只是我们的第一步,我们希望能够在未来通过联想研究院、联想创投圈的这些技术、资源积累,通过跨界合作,能够真正的对医疗信息化领域做出更大的贡献。

除了改善医疗服务体验,还能改善医疗服务,提升医护效率等等,我们还有很多产品和技术走在路上。

贺志强:补充两句,当时林林出去创业的时候,叫做联想智慧医疗,与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合作,提升医患就医体验,改善从医院到医生的整体效率。

林林:两年以后,因为平安希望在医疗行业做生态,所以平安的CVC战略投资了我们,所以现在公司名称叫做安想智慧医疗。

贺志强:我们内部孵化的企业到今天有10家左右,目前为止至少有五家在细分领域成为了行业头部,成功概率还是比较高的。

陈蜀杰:林林总做的事情非常灵活,疫情一出现的时候,他们发现医废回收成为了难题,于是马上就和我们被投的一家AI公司Aibee在一个饭局上一撮合,不久AI医废回收车就诞生了。

林林:在创投生态圈,老贺经常鼓励我们,要能够形成网状结构、网状竞争优势。其实在各行各业,都积累了很多创新点和技术优势,我们希望做的事就是能够把大家的技术优势在医疗行业聚集起来,医疗废弃物回收就是一个机会。

我们在行业Know-how、医院的流程管理和整个软件研发投入方面还是比较领先的,但是在智能运转车、人脸识别模块以及机械制造上,其实联想创投不少背投企业更有优势。所以,我们完全没有必要从0开始,通过网状结构实现快速的跨界合作,把解决方案迅速推向市场,那么这样的方案在整个市场中都是一种降维打击的存在,马上就可以引领市场。

这是我认为通过CVC创投圈非常大的优势,能够把大家在各方面的能力聚合起来,形成合力做成一件事情。

陈蜀杰:总结一下,我们生态的几个特点,一个是协同打单,针对客户,联想能够提供基础设施服务,再加上背投企业在垂直领域的解决方案,就能够实现产品共创、联合打单,比如联想和被投企业寒武纪联合研发的AI服务器。

林林:从客户角度来讲,更关注的是行业落地。联想更偏向基础设施,结合我们的行业方案,就有一个非常大的竞争优势。去年,我们和联想DCG部门共同打单已经有上亿规模了。

被投企业与联想双向赋能

陈蜀杰:联想和很多生态企业联合打单都超过上亿,不管业务端还是产品端的合作,都在打造网状竞争优势。聊了这么多被投企业,反问一下,这些投资给联想本身带来了怎么样的变化?

贺志强:我们现在已经投资了160多家企业,今年可能达到200家企业,这200家企业都是非常优秀的创业者,像宁德时代、蔚来、旷视科技、寒武纪、第四范式等。

首先最重要的是,这些创业者给联想在未来的战略制定、科技创新、文化上都带来了很多反哺。虽然联想肯定也帮助了被投企业很多,但是我们的这些被投企业是真正的代表了未来。回过头来,他们会推动联想30多年的企业继续不断突破自己。联想内部的核心高管也变得越来越拥抱未来。

其次是在业务生态上的建设。比如,联想和安想、耐德佳等被投企业之间的合作越来越多。我们已经把它融入到了每一天的沟通当中,形成了一种文化,组成了网状的合力,提升整个生态间企业的效率。

我们在联想内部也发布了被投企业白皮书,把它变成一种基础设施,所有的员工可以随时看到想找什么样的公司进行合作。生态建设对于业务价值也越来越重要。

第三,作为一个基金管理者,首先每年要为公司每年健康的回报。现在联想创投已经成为集团的利润贡献者之一,而且我们也认识了一大批非常优秀的创业者,看着他们从早期的几个人,短时间内发展到几百上千人,以至于到上市之后成为千亿美金规模的企业,这是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的快乐。

陈蜀杰:最后,我想问一下大家对未来的展望,未来我们的被投企业还会不断成长为每个细分领域里非常伟大的公司。各位未来有什么样的期待以及希望联想或者从CVC的角度,给予什么样的支持呢?

王海力:我希望我们所做的技术和产品,真正能帮到国家和社会。因为FPGA是基础芯片,应用面非常之广、无处不在,所以我希望为国家和社会做出贡献。

另外,我们和联想集团,我希望未来一年内能开展业务,未来两年内能深入地开展业务,能协助我们一起走向全球。

程德文:我们已经和联想建立了非常深度的合作,我们的产品也已经走出国门,现在也得到很多认可。借助于联想强大的资源,才能助力我们的发展。

从企业愿景的角度来讲,作为AR核心器件提供商,我们希望AR能够成为下一代智能移动计算平台,而且我们也坚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我们希望一方面能够使自己的团队、技术得到非常好的发展,另一方面,也能够为国家的核心技术做出我们的贡献。

最后,我们希望在整个智能移动计算平台中,与联想一起成为AR行业的龙头。

林林:刚才两位CEO说走向全球,我们希望未来根植在中国,把中国医疗信息化这件事情做好。因为老贺年初的时候,在董事会的会议上也对我提出要求:怎么能够构建长期的竞争力,使得公司在未来的发展中不断乘风破浪,能够抓住风口。

在医疗行业,我们的想法很简单,我希望第一件事情是做到行业应用的柔性制造。柔性制造是什么概念呢?其实,医疗信息化领域有标准化产品,针对于大型医院也有定制化需求。

如何在标准化的领域中满足定制化的需求,如何让医疗行业信息化做到柔性制造,可能就需要AI能力让代码自动生成,我们现在就在做这件事情。如果能够实现,这对于行业应用的效率、开发的效率就会带来质的颠覆。

第二,在细分领域里面,我们希望能够在一些科室级的应用上发力。因为现在医院的信息化都是全院系统,其实每个科室都有各自的科研方向、病案以及医生的诊疗习惯。

所以,我们建立了一家合资公司专注在肾科领域的发展,在肿瘤领域也和知名专家进行深度合作完善肿瘤领域的规范化治疗。我们希望在科室能够打造一些深度符合科室治疗的系统,支撑科室级的应用。

我们虽然是从改善医疗服务体验开始,到今年随着行业发展不断升级。我们希望这两件事情做好以后,自然而然就可以让公司获得更大的发展。我一直的想法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只要对这个行业带来价值,你自然会取得更大的收获。

最后,我想感谢联想创投,在三个方面给了被投企业很大的支持。

1、战略层面:联想创投每年会有很多战略上的分享,帮助被投企业能够在战略上不断聚焦,聚焦在你应该核心发力的方向上。

2、技术前瞻性:联想创投每年都会请来业界专家做技术分享,四年前分享过区块链和比特币,三年前分享过边缘计算,使得我们很早就能够了解到这些前瞻性技术趋势,可以结合公司的业务融合发展。

3、网状结构,生态双向赋能:基于联想巨人的肩膀,使得我们看准一个方向以后能够快速行动把这件事情做好。

陈蜀杰:任何一个企业在一个领域的成功都不是靠自己一个人完成的,一定是借助很多助力完成的。同时,我们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优秀的企业加入我们的生态,所以今年我们也和创业邦联合开启了未来产业之旅,希望打造未来club。

我们希望更多优秀的科技企业加入,不但可以形成联合打单与业务上的合作,还有机会获得资本上的加持,全方位加速企业的成长。

© 2016-2019 Lenovo Capital & Incubator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38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79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