凸显CVC 2.0生态优势:联想创投携成员企业走进杭州,共创未来工厂
2021 05/19

作为联想集团的CVC,联想创投以创新的CVC 2.0模式,融汇联想全球资源,为160多家成员企业全面赋能,在成员企业和联想集团之间架起业务合作的桥梁。2020年,联想创投开启了“科技产业行”活动,先后与集团各业务部门及成员企业组团走进鞍钢、华能、联合利华等大型企业,互相交流产业需求,加速科技与产业的赋能落地。

5月19日,2021钱塘产业数智化峰会在杭州开幕,同时也开启了联想科技产业行的新一站。联想携手10余家联想创投成员企业,与钱塘区政府及当地数百家智能制造企业展开了业务需求与解决方案的精准对接,推动数据智能在工业领域的有效落地,此外也展示了联想优秀的数智化解决方案能力。

联想创投董事总经理、首席营销官陈蜀杰表示,联想基于“端边云网智”的技术架构,在智慧工业、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智慧教育等多个领域积累了丰富的数智化转型方案。企业数智化需要综合的解决方案,而联想作为一个总的架构师,利用CVC 2.0的生态联动优势,穿针引线,将我们在各个领域的先进技术整合融汇,为企业提供一个更高效、更全面的数智化转型方案。

杭州市经信局产业数字化推进处相关负责人徐恺也认为,产业数智化改革是庞大的系统工程,只靠政府远远不够,不仅需要有以联想为代表的新一代IT企业的赋能,还需要广大制造业企业的有效配合。

此次活动中,来自迦智科技、中科慧远、旷视科技、杉数科技、未来机器人、数码大方、天洑软件、逗号科技、凌迪科技、谛声科技的10家联想创投被投企业代表与传化化学、加多宝、新松机器人、中铝智能、娃哈哈、施堪森、基础创新、卓尚服饰、佑本疫苗、达峰科技的10家钱塘企业代表进行了精彩的“王牌对王牌”现场对话,围绕“未来工厂”与“数智化改革”深度互动交流。

以下为现场精彩对话:

Panel 1:“王牌对王牌”之未来工厂

客户痛点:化工企业如何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通过数智化提高生产效率?

吴立斌(传化化学流程与IT部总经理):

传化化学是一家专注于功能化学品和新材料的科技公司。我们最关心的问题是,化工企业如何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通过数智化提高生产效率?

程昌顺(旷视科技副总裁):

旷视科技是国内最早的一家AI公司,通过人工智能技术,为手机、城市物联网、供应链物联网提供包括视觉安全在内的解决方案。

旷视科技此前服务过化工企业,化工企业最重要的就是在保证人员安全的前提下提高生产效率。化工企业涉及原材料的生产、包装、运输、出入库等,传统解决方案是用输送设备来进行搬运,虽然稳定可靠,但并不柔性,不能实现按需搬运。

我们的解决方案是将所有的输送设备都换成AMR机器人(自主移动机器人),比传统的方案能节省上百万的投资。可能很多传统企业会担心这些机器人会互相碰撞或者出现其他问题,但其实不会,已经有非常多的工厂在使用AMR解决方案了。


客户痛点:传统工厂如何改建成未来工厂?

彭绍星(杭州加多宝总经理):

加多宝是国内知名的老牌凉茶品牌,在杭州已经13年了,但加多宝的数智化非常落后。比如由于设备老化导致数据采集效率降低,不知道设备零件是否需要更换,以及老旧厂房的改建、有人叉车向无人叉车的升级都非常困难,感觉没有方向。这些问题是否能够解决?

李陆洋(未来机器人联合创始人兼CEO):

未来机器人是一个专门研发无人叉车的科技企业。在我们的观点中,厂房是否需要通过无人叉车提高效率、节省成本,最重要的是厂房要满足安全标准。旧厂房要改造成未来工厂,需要满足原有的生产流程,效率反而不是第一位的。

另外,对于传感器设备的寿命预估,我们有一个总体故障预测模型。模型本身是相对模糊的,但经过学习训练之后,其实准确性是非常高的,哪些零部件需要更换,可以通过模型预测出来。


客户痛点:数智化如何更好满足自动化生产与智能装配?能否实现人力资源的调度?

王浩吉(新松机器人技术中心总经理):

新松机器人是一家针对自动化产线仓储物流的工业机器人企业。我们希望通过数智化对人力资源系统进行升级,更好实现团队资源协同。另外在来料满足自动化生产,以及智能装配方面,也希望通过数智化解决。

熊蓉(迦智科技董事长):

迦智科技是一家智能制造领域的工业协同机器人研发企业。对于数智化提高自动化生产效率,企业可以通过借助工业级协同机器人进行解决。3C产品的自动化装配程度非常高,其他领域的制造也可以借鉴。装配的各个环节可以对机器人进行编程,由机器人对人的动作的感知进行理解,模仿人的操作,整体自动化生产效率就会提高。

而人力资源部署这方面,我们是通过软件工具来尽量减少自身对工程人员的需求,尽可能通过机器人来解决问题。同时,工具软件可以帮助在客户现场的工程师快速进行操作,尽可能提高工程师效率。


客户痛点:传统流程行业如何降本增效?

杨鹏(中铝智能技术中心总监):

中铝智能是中铝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是全球最大的有色金属企业。有色金属行业属于流程行业,我们希望在建设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同时,进行关键生产设备的智能化改造,提高关键生产设备的生产效率和产能,实现降本增效。

王曦(杉数科技联合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官):

杉数科技是一家基于大数据技术的企业服务公司,为客户提供协同生产、计划优化、资源调度优化等服务。我们认为,工业互联网的价值之一就是协同效益。内部协同例如是否能以更少的换线产能浪费,满足不同季节、不同地区的生产需求波动。而外部协同则是产业链上下游的协同,具体来说就是敏捷和柔性生产。如果能够实现,那么企业无疑将大大提高自身的抗风险能力,实现降本增效。

郑乐(中科慧远执行副总裁):

中科慧远是一家为工业客户提供自动光学检测装备的科技企业。每个工业客户其实都是供应链的一环,每一环的质量都不容有失,哪怕小概率批次的不良品,都会对品牌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现在工厂的人员,大约40%—60%的人都集中在质检车间,并且很难招人。人工进行质检还是现在很多生产企业的常态,我们需要通过技术手段对质检进行数智化改造。当质检数据沉淀下来之后,就能串联起整个产业链的数据,最终也为整体产业的数智化升级提供了支撑。


客户痛点:未来工厂如何实现“从仓库到车辆”的自动化装卸货?

丛飞(娃哈哈技术中心副主任):

娃哈哈是一家国内知名的饮料品牌。在未来工厂方面,娃哈哈自身也在进行数智化的改造。配料、质检、仓储物流等,我们都在进行相关的研发。目前娃哈哈正在探索智能物流。从仓库出去如何装车,在目前来看是存在很大挑战。这涉及到车辆标准化的问题。现在招人很难,年轻人不愿意干。这是我们在智能化改造中碰到的问题。

程昌顺(旷视科技副总裁):

自动化装卸货这件事确实非常难,装卸工很辛苦。不过现在自动化装车设备,在欧美已经有了,从全球视角来看,欧美比较好一点的标准化车辆,价格非常昂贵。所以我们现在也在研究自动化装车设备。免接触的自动装卸货,一定是智慧物流行业最难解决的几个痛点之一,我们也希望持续进行研究合作。

Panel 2:“王牌对王牌”之数智化改革


客户痛点:传统企业的利润率比较低,而数智化转型的投入又比较大,如何进行转型?

庞金峰(施堪森董事长):

施堪森是一家智能家居企业,生产智能窗帘等。我们也在进行企业的数智化转型。但我们发现,传统企业的附加值很低,进行转型升级很困难。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雷毅(数码大方董事长兼总裁):

数码大方是一家为制造业、汽车、电子、航空等行业提供工业软件研发设计和生产制造的科技公司。在我们的观点中,数智化转型涉及到传统企业的发展问题,是必须要开展的。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控制转型成本?

实际上我们可以在明确转型方向之后,把最终目标拆成阶段目标,根据自身企业当前状态,明确优先转型的突破点,分阶段逐步进行转型。

以生产环节为例,数智化生产的重点要看三方面:第一,投资的智能化设备效率如何;第二,智能化工单是否能够有效指导生产运作;第三,整体生产流程的数据能否进行监控和利用。此前我们曾帮助欧派打造过数智化转型平台,包含生产流程中的数据采集、系统运维等。4年时间,我们平均每年帮助欧派节省了上亿的成本。


客户痛点:如何对国外的进口设备进行数智化改造实现数据采集?

冉海周(浙江达峰科技智能制造研究院院长):

达峰科技是从事电器生产的企业。我们目前在数智化方面遇到的问题是关于生产线的改造。因为我们很多专业设备都是进口的,如何对国外的进口设备进行数智化改造实现数据采集?

张明(天洑软件董事长):

天洑软件提供工业智能化设计和精细化运维解决方案。我们解决过很多工业方面的问题。比如我们给哈尔滨电气集团提供过电器设备的运维系统,会在无法生产数据的设备上加装传感器进行数据采集。

通常来说,国外的进口设备可能很难让我们在里面部署传感器进行数据采集,这时候我们就要采取非接触式传感器,或者是我们基于仿真创造的数据进行模拟,也是不错的解决手段。

李晓欢(谛声科技CTO):

谛声科技是一家通过声音在工业中探测机械设备运行故障的科技企业。例如国家电网大型的变压器、电抗器,高铁或者动车组列车的故障检测,以往全都是国外的解决方案。我们是国内最早把声音探测引用在高铁或动车组上的企业。我们实时去监测高铁运行的轴承是否有轻微的故障,保障市民安全。

同时,我们在制造工厂里面也有解决方案,例如与东风日产进行的数字加工机床项目,通过声音对机床进行远程故障检测,不会影响设备安全。


客户痛点:数智化的核心到底是什么?如何进行数智化转型整体规划和设计?

沈鑫(基础创新总经理):

杭州基础创新公司为大型房企客户提供水电能源管理。我们也正在进行数智化转型。但我们遇到的问题是,对于企业来说,我们缺少一个整体的设计。我们整个的数智化的核心到底是什么?如何能达到整体的规划和设计要求?

雷毅(数码大方董事长兼总裁):

数智化转型本质上是“升维”的概念。过去是单一的生产模式,而现在我们加入了数字技术、平台、软件等生产要素。这些生产要素本身是帮助你经营,而不是替换。如果没有这一维度,现在很多的生产流程和研发流程无法落实。

本质上,数字技术有两个特点,第一个是赋能,让原来生产模式中的每个生产要素被强化;第二个特点是解构,把原来的模式拆掉,把要素按照新的方式重新组织。这就是数智化转型的两个特点,赋能和解构。


客户痛点:女装产业如何数智化转型,解决个性化定制需求,提高生产效率?

陈才芽(卓尚服饰标准化总监):

卓尚服饰是一个内销品牌女装的集团企业,是一家典型的传统企业。国内女装现在是存量市场,会面临很多个性化定制方面的需求。而女装数智化在个性化定制方面没有很好的成功案例。如何通过技术把个性化的打版、工艺、排程串联起来,并且提高自动化生产效率?

刘郴(凌迪科技Style3D创始人兼CEO):

凌迪科技Style3D是一家工业设计软件公司,我们做了中国非常唯一一款商业化的柔性屏仿真的3D软件,可以基于服装版型、面料,快速将成衣效果仿真出来。此外,我们还正在探索整体行业生态的建设,包括生产流程的数智化、展示平台等等。

张明(天洑软件董事长):

我们在设计方面有一套全参数化设计的技术,通过对设计参数的修改,调整最终效果图的呈现。我们曾与一家宁波的服装企业合作,将设计师所画的设计图,通过技术做成参数化服装,我们就可以随时修改参数,调整服装的最终呈现效果。

举个例子,比如服装店通过iPad对最新服装款式进行展示,消费者就可以根据自己的身材数据,对消费者个性化生成展示服装。日本有很多虚拟试衣也是类似的系统。

孔祥天瑞(逗号科技CEO):

逗号科技是一家专业从事“工业可穿戴”设备研发应用及工业物联网整体解决方案的科技创新企业,专注“智能决策助力企业物流数字化转型”。

虽然我们并未做服装行业,但核心逻辑其实是类似的。要想解决这个问题,首先一点是要找对标,看标杆企业是怎么做的。

比如ZARA自己就是一个生态,她有自己的工厂,通过地下管道进行运输。所有的生产流程都是中央做计划,分布化生产。

第二步就是拆解。比如星巴克通过线上线下的数据采集,用数据指导自身业务,例如前置仓、门店选址、库存补货等,通过数据改造整个供应链。


客户痛点:生物医药企业如何通过数智化改造,让领导管控与决策更方便?

李少丽(佑本疫苗数字化工厂改造总监):

佑本疫苗是一家动物疫苗企业,目前主要聚焦在农用疫苗。动物疫苗行业非常传统。我们看到业内有很多参数可以在车间里通过屏幕进行展示(病毒安全防疫等要求)。我们在探索是否能够通过技术实现参数的远程展示,方便领导查看?另外我们希望通过技术把整个生产流程实现全部串联,方便领导进行管理。

雷毅(数码大方董事长兼总裁):

刚才这个问题话题说大一点,这个问题本质还是如何将生产制造流程中的数据进行提取并进行呈现。这里其实是生产制造的数字孪生,也就是能否在生产过程中直接产生所需要的数据,并根据领导需要对系统展现形式进行调整。

张明(天洑软件董事长):

软件技术本身已经非常成熟,以电厂为例,一般电厂都有电力公司、平台公司,有决策层领导需要整体查看这些内容,所以需要通过软件把所有数据打通。

领导们需要从全盘角度考虑业务决策。很多企业现在都有很多的数据孤岛问题,各家都在尝试将系统打通,这件事本身并不难,难的是核心的目标与痛点,到底希望解决什么问题,这个才是难点。


文丨猎云网 ID:ilieyun

作者丨王亦舒

© 2016-2019 Lenovo Capital & Incubator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38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79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