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创投贺志强谈CVC的边界:没有对错,只有选择
2020 03/30

12月17日,2019中国企业战略投资暨企业创新峰会在北京举行。会上,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管理合伙人贺志强与多位行业顶尖企业创投负责人围绕“CVC和企业创投联盟的探索、创新与担当”主题展开了对话。


大企业CVC:“寒冬”中机会大于挑战

2019年对于投资界来说是非常具有挑战的一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机构的活跃度和投资金额均大幅下降,但对于CVC(企业创投)来说,步伐并未停止,“寒冬”亦孕育着巨大的机会。

贺志强认为,在当下投资环境,市场更为理性,对于机构来说,机会在于优质的项目估值更为合理了。过去一年,联想创投的投资数量和金额没有太大变化,投资了20多家企业,80%依然以早期科技为主。“我们有幸投资的三家企业,宁德时代、美团点评和旷视科技,即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仍然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联想创投自成立起,就一直坚定地认为,智能互联网是未来的趋势,包括像物联网、边缘计算、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以及与各行各业的深度融合,它们将带来行业乃至社会效益的提升。贺志强表示,2020年联想创投的投资力度还会加大,坚定布局产业互联网不断加码的底气来自于CVC背后最坚实的母公司力量,同时联想创投过去一年跟地方政府(比如北京、湖北、深圳、天津)一同建立了几支产业基金,专注于投资科技产业领域。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管理合伙人贺志强

将中国工程师和制造业红利发挥极致

目前,联想创投主要深耕中国市场,但联想是一家多元化、全球化的公司,各个国家都有当地专业管理团队。展望2020年,贺志强表示也会将目光适当投向海外,尤其关注中国工程师和制造业红利下的海外机会。

工程师优势有两方面,一是人才团队,二是技术壁垒。以联想创投内部孵化的茄子快传为例,目前,拥有全球18亿用户的茄子快传业务主要聚焦于印度和印尼两地市场,其核心团队均是联想的工程师,涉及产品、推广、内容等团队吸纳了印度本土公司。而联想创投被投企业旷视科技凭借着在AI、大数据方面的技术优势,在双印市场同样也很有竞争力。

在制造业方面,中国的优势也很明显,联想创投被投企业细刻,就采取了对接海外的设计师与中国的服装工厂供应链,设计由海外设计师进行,在中国进行制造,最后把产品卖向海外欧美市场的策略。

中国的工程师优势、制造业优势太明显了,我们要抓住机会,把这个优势发挥到极致。”贺志强表示。

CVC的边界与创新:没有对错,只有选择

上世纪60年代,以英特尔、Google、通用为代表的企业风险投资机构开启了CVC1.0时代,时至今日,企业创投正在以越来越开放的姿态活跃在中国的风险投资市场,2.0时代下的CVC呈现出决策越来越独立化的趋势。

谈到联想为什么做创投,贺志强说:“今年是联想的35周年,早在2015年底,柳总、元庆和我聊到一个问题,像联想这样年500亿美元营业额的大企业,会遇到创新的问题,因为企业家从创业开始到30年之后,企业家‘老’了,整个核心团队也‘老’了,虽然这是一个客观规律,但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

“移动互联网巨头的崛起,让联想团队有了很多反思,如何靠资本和创业者的力量去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内部孵化,第二个是通过成立一支5亿美金的基金去投资IT的未来,这是联想创投成立最核心的原因。”贺志强说。

与传统CVC只布局主营业务的上下游不同,联想创投并未明确设限,联想创投大约有80%聚焦在核心科技上,还有20%的机会不会放弃找寻跨领域的现象级好公司。

在联想集团的Tech World上,贺志强将内部的创新比喻为小岛,外部的创新比喻为海洋,表示联想创投主要任务是内部创新的孵化以及投资未来的IT科技。以内部孵化为例,截止目前,联想孵化了10多家子公司和创新业务,对于联想这艘巨轮来讲,这些创新业务如果在联想内部生存可能是沧海一粟,但分拆出去的企业,有些估值已经达到了几十亿美金

而在不断与成员企业互动的过程中,贺志强发现,创投的价值还体现在了“双向赋能”。“曾以为是大企业帮助被投企业的联想团队越来越意识到,联想和被投企业之间是双向服务和赋能的,集团的智能化转型,被投企业也帮助我们很多。”贺志强表示。“我们在早期最难熬的时候扛住了质疑,随着联想创投健康的财务回报和战略上与集团主营业务生态联动越来越多,内部也对联想创投有了积极的反馈。”

目前,越来越多的企业希望在内部成立CVC,对于企业在什么阶段可以开始考虑CVC这件事,贺志强认为,CVC于什么时间节点成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目的。每家定位都不一样,没有对错,只有选择。

© 2016-2019 Lenovo Capital & Incubator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38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79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