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创投贺志强:让投资成为联想的瞭望塔

2018-10-16

作为联想转型中的“雷达”,联想创投被赋予了探测外部创新的时代重任。

文 | 刘半晌  

来源:36氪

正在转型中的34岁联想,近日交出了一份答卷。

在其发布的2018/19财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中,税前利润达到1.1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提升了1.82亿美元,增长势头明显。

在这家老牌IT巨头的转型中,联想创投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在智能互联网领域,拥有近百家被投企业,并孵化了9家子公司和创新业务。

这一切,还得从2015底说起。当年年底的一天,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走进了贺志强的办公室神情兴奋。贺志强,人称”老贺“,时任联想集团首席技术官,自1986年加入后,一路跟随着这家公司从草创之初走到今天。

“联想的成长和未来靠什么?不能单单依靠内部孵化。我们应该有一个雷达,通过资本的力量来探测外部创新”,杨元庆对贺志强如是说。其时,联想已经以天使投资或孵化形式,参与了一批早期创业团队,但在布局上仍是“散落的”、“未成体系的”。

通过这次交谈,杨元庆和贺志强达成一致:联想须将创投作为核心业务的抓手之一,提到整个集团战略的高度。对内,可通过投资与联想原有的业务形成协同;对外,创投将担当起这家老牌IT巨头洞察趋势的瞭望塔。

次年5月,联想创投集团宣告成立,旗下包括风险投资、内部孵化、加速器等业务。将创投板块谓之以“集团”,亦可侧面印证其在联想体系内获得的空前重视。自此,创投集团和联想集团原有的业务条线并列,成为驱动联想集团前行的支柱力量。而贺志强再度被委以重任,担任联想创投集团总裁。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总裁贺志强.jpg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总裁贺志强

在联想TechWorld上发表演讲

联想创投的投资逻辑,似乎无需多言——作为一家以IT起家的巨头,多数被投企业聚集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智能互联网领域或为“应有之意”,贺志强将之总结为“一切以科技为驱动的创新”。于是,在联想创投迄今近百家的被投企业名单上,绝大多数明星企业皆聚集于此,如:旷视科技(Face++)、宁德时代、寒武纪、蔚来、水滴科技等。

联想创投还试图通过资本之手来跨越他们在业务及认知上的边界,比如将投资拓展到了消费升级、媒体内容等未竟之地,于是在每日优鲜、乐逗游戏等公司的股东名单中,也能看到联想创投的身影。除此之外,联想创投还有一个关于“投资”本身的梦想——投出一家现象级的公司。

  • 打造“瞭望塔”

2010年,移动互联网渐渐兴起,联想推出智能手机乐phone,但他们很快意识到,“安卓系统没有生态”。于是,联想决定在这一年成立乐基金,围绕安卓生态投资早期项目。按贺志强的话来说,这只是一个“萌芽的天使基金”,总共只有四五个投资人。

但对联想集团来说,此举意义重大——这是它首次以相对规模化的投资方式,为业务发展寻求增量,这也为它而后创办的创投集团打下了基础。

此后名声大噪的乐逗游戏和旷视科技(Face++)正是这一时期的代表案例。在回忆起这段经历时,贺志强坦承,虽然也有着相当一批明星案例,但从联想的角度来说只是小试牛刀,相比成熟的VC来说还是有些“业余”的成分,比如风控、尽调、甚至是投后管理等系统性工作,并没有真正建立起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乐基金的管理也由本职工作在研究院的贺志强兼任。

转折点发生在2015年底。

回头来看,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时间卡口——移动互联网大潮渐褪,互联网下半场的声浪不绝如缕,而联想认为,历经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下一代伟大公司将大概率出现在智能互联网领域;另一方面,通过前几年的小步快跑,联想集团在投资业务也累积了一些经验。

此时,杨元庆已经认识到:在一家巨头公司推动创新时,需要寻找外部新鲜血液及资本力量来共同助推。一套专业、系统化的投资体系势在必行。

联想创投集团应运而生。甫一成立,它的定位就很明确:“是联想集团的瞭望塔,洞察最新的前沿技术和趋势”。

贺志强告诉36氪,从乐基金到联想创投集团,不仅仅是将投资这件事做得更精专,也是整个联想集团对创投的一次“全新的认知”:在乐基金时期,投资甚至更像是他个人在专职工作之外的“大包大揽”。但如今,“所有高管都知道,创投是联想未来战略中极为重要的部分”。

杨元庆非常看重创投业务,他的期待在于:用投资手段为联想布局互联网及智能生态,构建联想内外的桥梁。鉴于此,联想的三驾马车有着明确分工——事业部做一两年内的产品,研究院专攻三、五年的研发,而联想创投集团则通过投资布局未来的五到十年。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jpg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

关于那个许多CVC会纠结的终极难题——究竟更倾向于财务投资,还是战略视角——联想集团内部并非没有过讨论。但贺志强认为,这两者并非全然矛盾,他们的共识是:一个可期待的财务回报是做出投资决策的基本前提。当然,其最终目的还是在于这笔投资要为联想带来更深远的影响:要么成为联想的主营业务之一,要么和联想展开合作,成为生态链企业。

  • 投资有界,也无界

虽然正如多数CVC那样——其设立的根本目的在于为核心业务提供战略支持,但在贺志强看来,如果唯“战略服务论”,无异于是窄化了联想创投所能及之界,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其作为“雷达”的初衷。在联想创投成立之初,他就告诉杨元庆:“既与集团既有业务保持协同,但不能限定其投资方向。”

如以贺志强对投资退出的预期来看,或许更容易理解他对联想创投的理解——第一目标是“能为投资人带来一份健康的财务回报”;第二目标是投出有影响力的好企业,并使之成为联想业务的一部分;最高一阶则是:投出一家真正现象级的公司。

贺志强告诉36氪,联想创投固然是一个CVC,但它归根到底也是一家投资管理机构,而“投出伟大公司是所有投资人的梦想”——这一稍显“理想主义色彩”的期许,也或许注定了联想创投在CVC中的与众不同。

落实在投资上,联想创投大约有80%聚焦在核心科技上,还有20%的机会不会放弃找寻跨领域的现象级好公司——这也是他们认为的未来中国最主要的经济驱动主题。对于前者,细分来说包括了边缘计算、IoT、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以及其与行业的深度融合的应用,代表公司包括:旷视科技(Face++)、寒武纪、天洑软件、蔚来汽车、视见科技、中科慧远等。

图片3.jpg

仰赖于联想庞大的业务体系,诸多被投企业和它之间形成的种种合作关系,自然无需多言,贺志强更期待看到的是,这些投出去的公司为联想带来了更多的业务可能,他将之称为:“投资反哺业务”。

这样的案例已经在发生。2017年,联想创投投资了企业IT云管理及智能服务解决方案提供商锐亚网讯,并促成了联想集团与锐亚的合作。通过锐亚的云端管理系统,联想旗下的零售门店不仅能够实时捕捉店内的数据,还可以通过数据分析描绘出顾客画像、统计顾客喜好以及实现精准投放,从而增加对客户及潜在客户的了解,促进门店销售。

围绕技术与行业布局,联想创投被投企业如今已经有30多家和联想展开业务合作。

对于在投资中占比20%的探索性领域,联想创投则抱着积极开放的心态。贺志强说,一方面,这些看似与联想主营关系不大的公司,驱动其发展至今的因素中存有大量的先进技科技成分,而这正是联想不能错过的未来,他们必须紧盯;另一方面,他们也希望通过跨领域的投资来获得更开阔的视野。

投资业务之外,孵化创新公司则是联想创投的另一大支柱。

一站式内容分发平台“SHAREit(茄子快传)”是一个典型代表。自2011年在联想集团内部孵化至今,SHAREit已经从一家仅有一二十名员工的初创团队,变成了下载量超过15亿、月活5亿的公司,尤其是在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几乎已成国民级应用。

在这类项目的发展过程中,联想创投作为CVC的优势得到进一步凸显。之所以SHAREit可以快速风靡印度,正因当时的联想手机正大力发展当地市场,SHAREit预装在手机上后,迅速被当地用户所熟知。除了SHAREit外,联想创投孵化出的明星公司还包括:联想大数据、联想云、懂的通信、联想智慧医疗等。

经过过去几年的沉淀,联想创投的被孵化公司与被投企业、联想三者之间逐渐产生联动,慢慢织成一张盘根错节的关系网络。

  • “巨人转型”中的重要助推力

或是由多年的技术背景塑造,贺志强拥有强烈的“科学家气质”——在接受36氪采访时,他鲜少使用不确定的措辞,惯于给出精确的数据,且记忆准确率极高。

他向36氪回忆道,2007年前后,当他确认移动互联网将至时,即便明知那时的手机业务并不好做,还是坚持带着联想研究院一半的人去做乐phone。“这也不能叫赌性,应该说是等你把风险算完了,就要敢于下注。”

这一点同样适用于做投资。贺志强说,在早期项目的评判中,由于公司太初创,如果事无巨细地去考量,根本没法投,所以聚焦在“人”与“事”两点上即可。

以投资蔚来为例。他去见李斌时,蔚来已经融完A轮,公司里摆着“两个电机、一个电池”,离造车成功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但贺志强确认两点:一来新能源车必定是未来方向,这和他们认定的未来智能互联网的趋势有颇多吻合;二来,李斌这个人绝对值得信。而后,联想果断在B轮投进蔚来。

联想创投被投企业蔚来9月赴美上市.jpg

联想创投被投企业蔚来9月赴美上市

经过两年多的打磨运转,联想创投集团已经羽翼渐丰——除了投资团队之外,其他还有中、后台团队,为被投企业提供全方位的赋能。

谈及联想创投和联想系原有的三家投资机构——联想之星、君联资本和弘毅资本——的合作关系,贺志强将之形容为“亲密无间”。

贺志强表示,后三者为联想控股旗下基金,联想之星主要做天使投资,君联资本是典型的VC;弘毅投资是PE,四家机构的定位十分清晰,因此彼此合作甚密。比如,宁德时代正由君联和联想创投一起投资;联想创投和联想之星投了旷视科技(Face++),君联也有跟进投资;联想创投经常将投资企业推荐给君联和弘毅。

“在柳总眼里,他旗下的四支基金都令他很骄傲。”贺志强说,但相较于其他三者,联想创投被大程度地寄予了联想集团对未来的探索。尤其是联想在去年8月提出转型战略后,联想创投将扮演更为重要的“瞭望塔”角色。

转做投资的几年间,贺志强试图让自己更开放地接受“不确定”——要知道,对于一个认为凡事可预判、可理性推演的前CTO来说,这并非易事。

令贺志强至今津津乐道的是,在他主抓联想研究院期间,“几乎可以说所有事情都在把控制中,比如项目进展到什么程度、何时完成、最终效果等”,但如今,更多是“陪伴者”角色的投资人身份。

当被问及如何概括联想创投的投资风格时,贺志强沉吟了数秒,他认为,作为全球科技产业基金,联想创投的定位非常清楚:依托资本和创业者的力量,为联想投资未来;因此联想创投非常看重和创业者的关系,和被投企业之间也不亚于造就一段“浪漫”关系的过程,要给被投企业帮正确的忙、帮好的忙,从长远来看,联想创投愿意“做时间的朋友,听真理的声音,不忘初心”。

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联想创投仍将坚持把他们的注意力聚焦在“智能互联网”的“IOT+边缘计算+云+大数据+人工智能”这一核心技术链条,致力终极解决各行各业的效率提升,“当这些技术叠加起来,为我们的智慧城市、智慧工业、智慧医疗、智慧交通等带来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效率提升时,这才是投资的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