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创投贺志强: 企业创投将强力赋能创业者,动态博弈也将长期存在

2018-05-10

5月9日至10日,2018 Demo China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由联想创投、Qualcomm创投、腾讯投资等牵头的企业创投联盟正式发布,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出席了本次峰会,并代表联想创投参加了企业创投联盟发布仪式。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右二)出席创业邦企业创投联盟发布仪式.jpg

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右二)出席创业邦企业创投联盟发布仪式

据了解,企业创投联盟旨在通过投资人闭门行业研讨会、项目路演、培训、研究报告等形式,为企业战略投资搭建信息交流平台、对接业内顶级项目资源、促进联合投资。
贺志强表示,感谢企业创投联盟的成立,相信未来大家合力,一定会帮助到越来越多的创业者。
在企业创投联盟发布仪式后,贺志强与众多企业创投一线大咖就“包围圈还是生态链,大企业与创业公司如何共振”的话题进行了深入地讨论。谈及CVC(企业创投)与普通VC的不同之处,贺志强认为, CVC一定有围绕自身业务的核心领域,他们所投的创业公司成长到一定阶段,可能会面临自身业务的调整。“我特别心疼一些创业者,成长到一定阶段就进入了大公司的内核领域,被迫要做出融入大公司生态还是独立发展的选择。”因此,他建议创业者综合投资者或温柔或霸道的格调,进行综合的心理定位,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
贺志强认为,CVC最大的价值就是带动企业的成长,但每个企业的战略会变化,在变化过程中,会面临被投企业和CVC母公司之间关系的变化,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也是一个搏弈的过程。CVC未来会帮到很多创业者,但创业者要在每个阶段想清楚需要什么样的CVC跟自己一起成长。
此外,贺志强表示,现在很多创业者认为自己面对的最主要问题是阿里、腾讯带来的两极选择。在他看来,两极对创业者来说并不是太有利,不过,目前第三极“国家队VC”正在兴起,第三极出来之后对创业者可能有更多的好处,特别是硬科技领域里,国家队将扮演非常主动的角色。

联想创投集团总裁在圆桌对话环节发表看法.jpg联想创投集团总裁在圆桌对话环节发表看法

基于CVC的定位,联想创投成立两年来一直与被投企业、子公司保持着良好的生态共振。作为企业创投,联想创投充分调动联想生态链的资源,为被投企业提供全价值链条的产业支持,与他们一起成长;与此同时,联想创投也正为联想集团输送源源不断的动力,为联想的主营业务及生态链建设提供强大支撑。
目前联想创投已经投资了近百家企业,其中1/10进入独角兽行列,包括寒武纪科技、旷视科技(Face++)、蔚来汽车、宁德时代等。在智能互联网时代下,定位于全球科技产业基金的联想创投将继续用资本、人才等力量助力被投企业与联想现有业务的生态互动与战略协同,加速科技革新、产业融合与技术落地。

业界大咖共同探讨大企业与创业公司的关系.jpg

业界大咖共同探讨大企业与创业公司的关系

 

以下来自创业邦整理的圆桌对话实录
沈劲:我在一个月前,在一个封闭的会议中听到腾讯投资的负责人李朝晖系统地讲解了腾讯是如何运营、如何投资的。我认为单纯讲“腾讯没有梦想”是不准确的。BAT的投资收益和生态联盟非常庞大,它们同时也在用投资来扶植整个行业。而创业公司也需要在发展到初级阶段或中级阶段的时候,思考自己要不要接受战略投资。
接下来进行“包围圈还是生态链”的论坛,请各位介绍一下最近的投资重点和亮点,也可以提出对企业创投联盟的要求及期望。
邓元鋆:大家好,我是诺基亚成长基金(NGP)的邓元鋆。一直以来都是管理企业的,把苹果带到中国来,也是曾经的诺基亚中国的董事长。NGP投资的领域包括智能出行、医疗、教育、万物互联IoT等等。我们是小米的投资人,投了赶集网等几家独角兽。
投资人要给创业者价值,利用基金或企业所带来的价值,或是人脉跟网络,把我们的价值提供给创业者,让他们成功,为他们的梦想带来回报,这是投资人希望达到的。
贺志强:我是联想集团的贺志强,现在负责联想创投。联想创投过去两年只投一个方向——智能互联网。相信未来十年,智能互联网带来的巨大产业机遇和社会效益提升的机会,将十倍于移动互联网。我们围绕“IoT+边缘计算+云+大数据+人工智能”这一技术链条的平台及技术,并关注它们与行业的深度融合,到今天为止投了近100家企业。
在“AI+垂直”领域,我们投了Face++、寒武纪、Aibee等,这些项目都代表了我们坚决投的方向,如果创业者在智能互联网上有好的项目可以找我们。
铃木亮一:我负责Recruit在中国的战略投资,很高兴参加创业邦的活动。Recruit集团主要从事人力资源工作,在线上线下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所涉及的行业遍及旅游、婚庆和生活方方面面,现在是日本最大的生活消费信息平台综合运营商。
我作为战略投资家到中国进行相关的投资活动,利用最新的技术进行战略投资,希望把我们集团的优势发挥出来,为初创企业做出力所能及的事情。中国的初创产业、初创公司,也迫切需要日本、美国等相关经验,尤其是在商务方面,我们希望在此方面尽绵薄之力,并且至今为止一直在做这方面的支持活动。
赵亚辉:我是来自人民创投的赵亚辉。人民创投是人民网的投资平台,既负责人民网上市公司的对外直投,同时负责人民网文化产业基金的投资。投资方向主要是TMT,包括:文创产业、教育、体育、互联网+,现在也在关注人工智能。
朱拥华:我是美团龙珠资本的合伙人朱拥华,主要负责基金,目前,美团点评产业基金已经正式更名为“美团龙珠资本”。投资主要是围绕美团点评生态打造,主要涵盖吃喝玩乐的各个方面,方向是大消费。在新零售、新餐饮、本地生活服务这三个大方向齐头并进,第一期基金已准备30个亿,其中美团是最大出资方,其余的以对外募集为主,目前30亿已经全部到帐。在最近半年多时间里,龙珠资本对外投出了6个项目,预计30亿元基金将投资15个项目左右,比较注重在A轮后期、B轮到C轮之间成长阶段的公司。
最近比较知名的投资案例是喜茶,也是这6个项目中投资金额最大的一个项目。龙珠资本今年下半年准备在3个项目上进行突破,年底前大概会完成10个项目左右的投资。
沈劲:我也介绍一下高通创投,目前投资的方向是智能连接,在过去几年中高通创投投资了40家企业,从中产生出了5家独角兽,包括小米、中科创达、商汤、摩拜、网秦。
下面这个问题,我需要用两个数字说明一下:腾讯去年投资了125家公司,阿里投了70家公司;阿里动用到的资金据说已经达到900亿,这个规模和力度已经远远超过传统意义上的VC。
我想请联想创投贺总回答这个问题:企业创投的投资行为和一般VC的投资行为有什么区别?我们的投资行为对创业者和服务的母公司来讲有什么意义?
贺志强:我先讲讲联想创投在联想集团的定位,我们画了两个圈,一个圈代表未来高成长、高潜力的技术及项目,另外一个圈代表联想正在做的业务和战略布局,这两个圈有重叠的部分,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不重叠的,而且重叠的部分会变化。后来大家达成共识,即联想创投负责未来5年甚至更长时间IT领域高成长、高潜力的投资,百分之八九十的钱都投到了这个方向,很多被投企业已经跟联想集团开始有战略合作和协同;还有一些投资领域是基于联想自己业务成长的需要,比如软件定义数据中心,比如5G。
CVC和普通的VC不同在哪?不同的是CVC一定有自己的核心领域。如果问我过去两年的经验:
第一,创业者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会面临是否融入CVC主营业务或大公司主营业务的选择,这需要有明确的心理定位。我特别心疼一些创业者,他们成长到一定阶段就进入了大公司的内核领域,被迫要做出融入大公司生态还是独立发展的选择;加之投资者的格调不同,有的很霸道,有的很温柔,有的很友好,所以创业者要有综合的心理定位,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这是特别重要的一个方面。
第二,我认为CVC都是有边界的,未来CVC阵地会呈现多元化的发展趋势。现在很多创业者认为自己面对的最主要问题是阿里、腾讯带来的两极选择。我认为,两极对创业者来说并不是太有利,不过,我们已经可以看到第三极正在兴起,我定义它为“国家队VC”,第三极出来之后对创业者可能有更多的好处,特别是硬科技领域里,国家队将扮演非常主动的角色。
特别感谢南总、沈总,CVC未来会帮到很多创业者,但创业者要在每个阶段想清楚需要什么样的CVC跟自己一起成长,这是我最想说的话。
沈劲:邓总,诺基亚做投资有十几年了,你们总结出一套什么经验?有哪些与VC投资的共同点?有什么差异性?
邓元鋆:NGP跟一般的企业基金有点不一样,就是既要利用公司的资源,但也关注到,如果把这个作为主要方向,可能有一些领域就不能接触了,会有局限。所以跟诺基亚谈论NGP未来投资方向时有个平衡点,我们要作为诺基亚的眼睛跟耳朵,多看多投市场未来发展的新技术、创新领域,不局限于诺基亚核心技术、核心业务。我们把它定义为“世界互联”,所以只要是未来连接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关系的,我们都可以投。
我们希望有一个生态链,帮助诺基亚未来在连接方面看到更多,越多人连接、越多人用诺基亚的技术专利,这就够了。所投的公司不一定是局限在一定业务上有关联。我们也会用诺基亚的资源和各方面人脉网络来帮助创业者提升价值,比如小米在很多专利方面跟诺基亚达成了协议,帮助小米达成了出海的方向。
另外,诺基亚有很多资源放在物联网IoT上面,帮助这方面的布局。未来5G来临带来的影响,在网络连接方面我们有很多专利,实际上高通、诺基亚在移动物联网等方面都有很多专利,这都是NGP所要给创业者带来的价值。
沈劲:赵总,你们基金成立不久,有机会破除所有以前的规矩,自己单独来创新。你最想怎样定义自己投资的风格和战略定位?成为一家怎样的企业创投机构?
赵亚辉:我们是脱胎于人民网,算是央媒的国家队。我们做基金,第一,尊重创业者,第二,帮助创业者,第三,支持创业者。在我们认为有价值的领域选出细分领域的前几名,找出合适的团队,帮助他们成长。
我们投过财经类APP“界面”,它正在成长为一个独角兽。也投了梨视频,它是短视频。还投了动图类产品。我们认为5G时代,视频也是一个风口。同时,我们跟腾讯等创办了一家叫“人民视频”的公司,也是做资讯类视频的。从图文到动图、短视频、长视频,这是我们对产业的布局。
我们专注于TMT、文创产业,我们觉得未来在于新科技、新模式、新政策带来的消费升级,会对文创产业产生比较大的变化和机会。我们希望在这三个方面做一点帮助团队和创业者成长的事情。
我们特别看重对行业带来变化的新的科技,比如最近有一个停车技术很不错,带来产业、模式、市场的变化。我们从看这个项目到投资这个项目,不到一个月就做完了。
我们是市场化的投资团队,依托于央媒背景,但帮助有梦想的年轻人成长,希望在体育、健康、文创等几个领域找到有意思的团队。我们在教育领域也布局了几家公司,还做了幼教和高教,有一家从事大学数字教材的企业很小,但我们投了它之后,不到2年已经有15倍的成长,这家企业是“文化在线”。在我们的帮助下,他们的团队和市场都取得了很大的发展。
还有幼教公司“人民幼禾”也是这个领域的专业团队,我们投它的时候它拿了1个省的标,现在投了它不到2年,它已经拿了17个省的标了。在幼教领域的团队积累够了,但市场拓展、技术产品的能力不足,我们投进去以后,在投后管理和帮助找人方面做了很大努力。
总结我们的特点,尊重投资团队、帮助投资团队、支持投资团队往前走。
沈劲:通过赵总的介绍,我发现他们是比较开放的。原来我们想象人民网投的是传媒领域,没想到投资的边界比较宽泛。有些公司比较强势,和自己的战略捆绑比较紧密,独角兽里面和BAT和大企业不沾边的比较少。雷军虽然拿了高通和诺基亚的钱,但是我们的股份是相当小,不是特别有影响力。雷总有这样的能力,已经走出了独立发展的路线。
下面这个问题要问朱总,龙珠目前的定位是主要投资于吃喝玩乐?会不会与美团自己的业务相近?另外,由于美团是腾讯系,如果接受美团的投资,对于创业公司成为下一个小米、下一个腾讯是否会有约束?
朱拥华:两年前我认识王兴、少晖,那时美团已经大规模在投资大消费产业,为什么还要做这个产业基金?美团作为平台型公司,是巨大的流量入口,更多的是去帮助创业型企业,让它们去盘活这些流量。例如我们为什么收购摩拜?非常重要的原因是美团内部以人为本、以客户为中心的经营理念。当在一个消费场景解决一个问题之后,下一个消费场景的问题就会出现,我们仍然需要帮它解决。像这样的项目由美团战投部负责。
那么美团龙珠资本要做的是什么呢?像我们投资的喜茶,以及我本人在2010年投资的周黑鸭,这些公司在行业内和美团的平台上的表现都非常好,很多人觉得喜茶是中国最像星巴克的公司,但我们认为喜茶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茶类饮品。龙珠要做的是将美团产业链上有发展潜力的公司扶持为行业头部公司,在美团的生态系统中实现更大的价值。目前,美团龙珠资本正在帮助喜茶出海,预计今年下半年将在东南亚布局20家左右的门店,龙珠资本也会在各个方面给予支持,从而彰显龙珠的存在价值。这样的投资逻辑和集团的战投部,将会有一个非常好的呼应和配合。
刚才沈总问我们是不是腾讯系,我们准备在下半年,把投资过的的项目全部召集起来,请他们来讲讲与美团龙珠合作之后,对项目的发展产生了哪些变化,从而了解到美团龙珠真正为企业发展带来的改变。当然,我们也想打开一个全新的Map,让大家去了解龙珠资本,我们是比较善意的。
沈劲:贺总,刚才我们讲得都比较友好。在我们看来,联想的被投企业也不是“为联想服务”的。
贺志强:过去两年已经有几个成长得特别好的被投企业,有的已经是10亿美金估值了。BAT之外,还是有很多机会和空间的,有很多硬科技公司会成长起来。
CVC最大的价值就是带动企业的成长,但每个企业的战略会变化,在变化过程中,会面临被投企业和CVC母公司之间关系的变化,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也是一个搏弈的过程。
沈劲:铃木亮一先生,您在中国的投资和日本的业务有怎样的关联?希望投资哪些方面的创业公司?
铃木亮一:不管哪个国家,投资的整体原则是不变的。但中国有一点是比较困难的,就像刚才贺先生提到的站队问题,也许腾讯和阿里巴巴两极化不是特别好的现状。我们认为对于初创企业来说,比起两极化,需要三极和四极出现,我们公司希望在突破这个现状方面做出贡献。我们在投初创企业时,当然要选择和核心发展方向有关的企业,但是我们也希望初创企业考虑到短期以及中长期发展,谨慎选择投资公司。
我们在中国很早有尝试,在融资方面做得不错,但进入商业领域时曾经有失败的经历,感觉这种选择就像是选择自己的结婚对象一样,需要非常谨慎的进行这方面的选择。